首页 · 新闻 · 公棚 · 协会 · 俱乐部 · 商城 · 拍鸽 · 鸽业 · 论坛 · 博客 · 日记 · 百科 · 分类 · 鸽问 · 积分 · 图库 · 鸽圈 · 播客 · 会员区
中国信鸽信息网
中信网
手机版
中信网
在线铭鸽展售
鸽具饲料展售
 
梅花香自苦寒来:“侨友公司”的故事

2021/5/2 16:27:25  李用才


    2002年的夏天,北京有两家电视台以北京侨友信鸽公司为题材做了一期“从鸽迷到百万富翁”的专题节目。介绍侨友公司举办的6届公棚比赛,在多次比赛结果均不尽人意的情况下,依旧坚持以诚信办企业,走多种经营之路,不断发展壮大的事迹。社会媒体公开宣传鸽界人物,这在首都北京,甚至在全国各地都是难得一见的新闻。

    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围绕鸽子办公棚、做生意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发展或视之为一个新兴的产业。中鸽协副主席公冶民还在去年南京的全国会议上,强调了“社会体育项目的特点是要走产业发展的道路”,说明以信鸽作为经营项目的活动还是会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和社会承认的。如今,在侨友公司生意逐步壮大火红的同时,传播给广大鸽友的,是有目共睹、遍地开花的比赛佳绩。

    一、从结交“约瑟夫·斯塔尔”开始

    记者: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鸽子的?

    陈伯懿:最早是70年代上小学时,我父亲从他同事那里借来一对鸽子,出了一对小鸽再还人家。就从一对鸽子,把我鸽瘾养出来了。长大上班以后,有了点经济条件,那时也弄不来什么好鸽子,一般都是从鸽子市场上物色自己认为能养的鸽子。再后来,去过上海,买了些中国当时著名的2000公里,拿回来出的后代在这儿飞。

    为这些鸽子,我确实没少花钱,但它们给我的印象并不那么美好。真正把我引向这条不归路的,是在1995年。由北京一家宠物园和德国约瑟夫·斯塔尔在北京举办的第一次欧洲名鸽展,那是外国鸽子第一次通过官方渠道进入中国。我买了6羽约瑟夫·斯塔尔的鸽子,是当时购买羽数第二多的。第一多的是安德珠,他买了10羽。这些鸽子的价格是每羽3000元人民币。

    记者插话:以当时国民的生活水平,这个价格也不菲了。

    陈伯懿:可就这6羽鸽子,让我对欧洲这些鸽子奠定了信心。1996年参加北京首届蓝天公棚赛,它们的后代飞了个14名,这也算是旗开得胜,有了回报。后来,6羽中的一羽转让给了河南郑州的张勤德,为此曾让张勤德红极一时。

    记者插话:这我可以证明,张勤德的确曾是郑州市大小赛事获得冠军最多的一位。

    陈伯懿:这些鸽子中另外一对的后代,曾育出了当时北京市800公里漯河比赛的当日归,手持鸽报到(鸽钟没电了)获得第四名。这些无可争议的事实,立刻奠定了我对欧洲鸽子的兴趣和好感。

    1996年,北京爱亚卡普和蓝天两家举办公棚比赛,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也想办个公棚,我想起了斯塔尔,决定跟他合作。对此我曾经算过账,就意识到如果是单一的经营公棚比赛,可能会是一件赔钱的买卖,不容易挣钱,即使盈利也会很费力。但是,公棚即便是不能挣钱,却起到了一个不可估量的广告作用,那这个广告,比你打多少遍广告都有意义。这个观念和意识,在当时一般人想不到,即使对现在风起云涌的公棚热,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也不多,所以为什么公棚起的多,输的多,倒的也多。

    记者:但中鸽协明白这一点。中鸽协在最新起草的“信鸽公棚评估办法”里就有对公棚开展多种经营、提高经济实力给予加分的政策。不过这样,一年的开销全指望公棚的话,万一放砸了,没钱怎么支撑下去?目的还是提倡规避风险,开展两条腿走路的经营方式,所以建公棚举办比赛的同时,提倡开展种鸽营销等多种项目。

    陈伯懿:公棚绝大多数是个人或公司开的,资金投入大,风险更大。一旦收不来鸽子、比赛“砸锅”,就得赔钱或挣不到钱。若连着两年不盈利,即使你再有钱,也不可能无限期地往里扔钱。这样想来,只要把好的种鸽引进来,卖出去的越多,来你公棚捧你场的人也就越多,公棚也会增添一些利润。鸽友要好鸽子的目的就是要打比赛、赢大奖,而检验鸽子本身真正实力的最佳场所就是公棚。

    但是,想要买好鸽子,价位可能就会高些(欧洲鸽子肯定要贵一些,因为进关税、海关费,还有方方面面的各种应酬费用,都得摊到成本里)。当然,咱们经营时,价位尽可能让鸽友能接受。我当时就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要引进,就应该引进最好的鸽子!当然,这不是指世界上最好的鸽子,那不切合实际。我是指我所选择引进的那一家里最好的鸽子,而且要尽可能的物美价廉,否则你不好卖。

    记者:你是怎么开始第一次境外鸽引进业务的?

    陈伯懿:我利用(侨友)公棚开业典礼为契机,将斯塔尔从德国请来,聘为我的洋顾问,并趁其在北京的那几天,走访了北京当时飞得比较好的一些名家、名舍,了解一下情况,让他看一看,在中国、在北京,我所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市场、什么样的鸽子,让他明白:要想在中国发展,你应该拿什么样的鸽子来(因为凭我当时的经济实力和鉴鸽水平,还不能去欧洲挑鸽子,得全凭他推荐)。

    最后,我和斯塔尔在北京商定先引进了20羽种鸽(他当时没太多的鸽子可卖,也不可能把最好的都给我,只能给我一部分)。在这20羽中,包括他在德国刚刚获得1100公里比赛的冠军和第4名。 因为当时在我们国内和北京,对1000公里比赛多少还感兴趣。这样,“计算机”、“哈透齐”等他的主血鸽子都来了,同时又定了60羽97年的当岁幼鸽,毕竟能买得起成年鸽或得奖种鸽的人还是少数,小鸽子没有成绩,比较廉价,国内鸽友容易接受。多些鸽子卖出去,给大家些去飞去实践的机会,我还有些利润用于经营公司。到现在事实证明,我的这个做法非常正确。

    二、“拿来主义”、“洋为中用”的典范

    记者:引进这批鸽子后的效果怎么样?

    陈伯懿:就这批鸽子,给全国各地许多地方的鸽友,可以说是飞出了难以想象的好成绩,而且还培养出了北京市东区(朝阳区)的几大名家,到现在还一直在发挥。

    譬如:通州区或是朝阳区的比赛,仍有冠、亚军高位入赏。我的一个好朋友樊氏兄弟,养的是斯塔尔的鸽子。2002年春季,通州区的第一关400公里有4000多羽参赛,老大获得冠、亚军;第二关500公里比赛,又轮到樊家老二夺得冠、亚军;700公里又拔得头筹,几乎2002年通州区所有的比赛,好名次差不多都被他们拿走了。当然,这批鸽子里后来掺了些海尔曼的鸽系。

    我本人留的部分鸽子,参加了一些公棚赛(我没比赛棚,只有送鸽打公棚),天津、郑州、西安、云南和辽宁等公棚,前10名全有了,有着明显的效果和受益。包括我在德国参加巴伐利亚联盟杯锦标赛,在此之前中国没有其他鸽友去参赛,只有侨友公司一家的鸽子。比赛录取150个名额,飞进10个名次,最好的名次第10名,还有37和40几名等,我又做到了用洋人的枪打败了(大多数)洋人,要知道,这是个自由联盟比赛,谁都可以参加,不像世锦赛,要通过选拔和有羽数限制的。来这个公棚比赛的,胡本、于伯特、彼得·曼德斯等世界大牌名家比比皆是,都在那里参赛,我没给中国人丢脸。

    三、难迈的公棚第一步

    记者:办公棚头一脚难踢,记得第一年好像你很不顺利?

    陈伯懿:开办公棚的第一年就失败了,原因是:一是没有名声,二是新棚头一年,当年(1997年)只收了170多羽鸽子,设奖16万,收300元一只,在奖金上就至少已经亏了10万元。怎么办?硬着头皮顶着,省吃俭用,留着卖鸽子的钱等着支付奖金。

    记者:这就体现出你运作思路的正确性了,要是你没有种鸽出售业务,又没有人给你撑着,看你拿什么发奖金;没钱就会逼人动歪点子的。

    陈伯懿:而在当时,北京实际有三家公棚收鸽太少,已经给人“不放心”的感觉了,会不会发不出奖金,搞一些其它的手脚或小动作呀。而这种担心也并非空穴来风,在侨友公棚决赛以前已经出现了这类事件。

    说来做什么事情都不容易,为了开拓出售种鸽业务,取得信誉,再小的生意我也得做。记得河南驻马店一位鸽友通过电话要买我一只3000元的鸽子,我只能坐着火车大老远地给他送去。直到现在,这只鸽子仍然是他们家发挥最好的鸽子,冠、亚军拿了不少。凭着我这种不辞辛劳的精神和作风,当年种鸽经营状况还算不错,所获利润基本上够打发决赛奖金开支了。

    记者:还真不容易。在你的经历中,这恐怕是最难的一次吧?

    陈伯懿:这并不是最难的,那年最难的,是我的8只优秀种鸽被盗,损失惨重,这些鸽子至今下落不明。当时就轰动了京城,对我的打击挺大,但我也得挺着。而公棚的170多羽鸽子经过预赛,到决赛时还剩81羽(决赛是你去监的裁),这么点鸽子怎么放?我想起了协会。决赛前,我回香港定做了些金足环,赞助给通州区信鸽协会10个。当时通州区信鸽协会还是放的北线,我请求他们务必调头向南,跟我这些鸽子一起放,希望决赛时群大好回归。感谢通州区信鸽协会的鼎立支持,还真就组织了一批鸽子南下。放飞当天刮着6级北风, 而鸽子回来的都非常好,拍卖的价格还相当高,这才让我松了口气。

    到了1998年,我就大胆地设出了可以说在当时算是最高的奖金和三关赛,关关有奖,以马克的形式奖励,并重新改棚,利用新的竞赛形式和比赛规程,从头一年的170多羽一下吸引了1170多羽参赛鸽。虽然年底的比赛结果并不尽人意,但当年其它几家公棚决赛当日归巢也不过寥寥无几或颗粒无收,在国内公棚首次遭遇厄尔尼诺现象,比赛结果糟糕透顶的情况下,我是第一家决赛(10月16日,《赛鸽天地》杂志的郑建来做的采访),鸽子飞得非常艰难,但当天还是归巢了25羽。

    四、用“高原火箭”打开赛鸽禁区市场

    记者:总算是有个不坏的结局。那一年你其它业务进行的怎么样?

    陈伯懿:1998年我做的更大的事就是结识并联合了海尔曼·比弗丹,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只是想多认识些老外,让他在荷兰给我组织点鸽子,因为我在荷兰没有朋友。

    另一件难以忘怀的事情,就是第一次敢破天荒地到中国西部最难飞的省份--云南去搞鸽展,而且大获成功。紧接着,99年春天,海尔曼的鸽子在云南高原公棚获得冠军,也是我参加公棚赛获得的第一个冠军,并打破了云南22年500公里的纪录。

    回想这段事情也挺难人回味的。我刚到云南时,就有很多鸽友跟我讲:“你的这些洋鸽子,在我们这儿根本都不能飞,不可能飞!”。我问他们:“那什么能飞呢?”。“必须跟我们当地的‘土鸽子’杂交三代以后,才可以飞”,他们都这么说道。我不这么认为,如果这样,那好鸽子的一滴血从哪儿来呀?可当时没有事实论据,没有进一步讨论这些问题的资格,我就想看看他们这里飞得好的鸽子是什么样。

    看了几家他们当地放飞凯里、贵定500公里的冠军鸽,有的飞三天,有的需五天。按他们的解释是:“你是坐飞机来的,如果坐火车来,就知道我们这儿有多难飞了--火车在云彩里跑,你相信不相信?几千羽鸽子,碰上不好的天,说不回,一只也回不来”。当时我确实也吓得够呛,卖了鸽子,留了几羽幼鸽,不打算拿走,时逢高原公棚头一年举办公棚赛,捧捧场,交个朋友,就放在高原公棚试一试。上海的一些名家也有在这儿送的鸽子。

    到了99年的春天(秋收春赛制),比赛前确实陆陆续续掉了许多鸽子。300公里预赛,上海的鸽子没有了,我的两羽“洋鸟”也掉了。我的那羽“高原火箭--后起的名字”飞了三天,而决赛以领先第二名10分钟的优势获得冠军。中看不中用的“洋鸟”能在高原飞得这么快并获得冠军,立时就轰动了云南。赛前,云南朋友就讲,不管南方还是北方的鸽子,只要飞在前边去,你们谁也拿不走了!云南曾经引进了无数的鸽子,等好鸽子等了这么多年,我们有这个气魄把它留下来。“高原火箭”以无可争议的绝佳表现,令云南鸽友大开了眼界。

    五、让比赛成绩证明鸽子的实力

    记者:我信奉“成绩是最好的广告”的说法,用比赛成绩打开市场,是最真实和最能说明一切的好办法。

    陈伯懿:对!这是种鸽经营里最明智的一种做法。赛前我曾和比弗丹谈过,我明确告诉他:“要想在中国飞出来,应该先打公棚”,并让他给我拉鸽源。比弗丹很自信地说:“不用拉鸽源,我自己就可以参赛,你说往哪儿参赛,我去就得了。”我告诉他,我9月份要到云南搞鸽展,是否可以带些鸽子去,他说:“没问题, 我给你发过来。”

    99年的春天,我又进了一批海尔曼的幼鸽,送天津天使公棚2羽、唐山南北公棚6羽(集鸽将近1200羽,有杨林彪、孙炜等国内知名人士的不少赛鸽参加)。

    唐山南北公棚决赛那天,我仍然还有6羽鸽子,集鸽(600多羽)。那天还出了点小插曲,唐山南北公棚地方不大,集鸽很公开,所有人都可以在旁边观看。这时扫描出来一只海尔曼的鸽子“NL98-1760489”,有个鸽友以其长了一双淡黄眼和年龄小(才倒7根条)而臆测它飞不回来。比赛当天,锦州至唐山一路朦朦细雨,天阴得非常厉害,而“NL98-1760489”还是以领先第二名43分钟的绝对优势头一个归巢赢得冠军(当天仅归三羽)。这是海尔曼头一年来中国参加公棚赛获得的第二个冠军,这在以前任何一个欧洲名家所没有做到的。由此更加坚定了我走“拿来主义”,继续引进、经营海尔曼以及一些欧洲真正名家鸽子的决心。

    记者: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件事。成都有位叫杨文展的鸽友,在展示会上曾买过海尔曼的鸽子,直接一代就在成都飞了个700公里当日归冠、亚军。 后来知道郑州有人养海尔曼鸽子,立即风尘仆仆来到郑州,一次就买走了七羽。走时怕上不去火车,还是我送的车呢。

    陈伯懿:好鸽子不怕竞赛实践,这两几年从喜安手里出去的海尔曼鸽子,就我所知,2001年郑州中原公棚冠、亚,2002年郑州中天公棚冠军和三名、侨友公棚冠军,以及他本人2001年侨友公棚预赛亚军和决赛七名等,都有比弗丹的鸽系在里边,起码在这些大的赛事上,证明了比弗丹种鸽品质的优秀,也再次验证了:好鸽就飞那“一滴血”的硬道理。

    还有济南的郑云涛,以前也曾买过欧洲一些人的鸽子,飞得不是那么回事。改用比弗丹的鸽子后,仅“维特拉夫”的孙子就在济南打破了300公里20多年的纪录,500公里也飞得相当好,包括他卖给云南以及其它地区的鸽子,飞的冠军可真不少。

    99年我在济南搞过一次鸽展,现在还有鸽友来电要求再次返展,可我一直没有机会再去。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济南有一父子要定海尔曼的鸽子,当时我在云南展销,他硬是坐着飞机追到昆明,买走四羽。2002年10月廊坊国际鸽展,他闻信来到廊坊再次买走海尔曼的鸽子,其喜爱比弗丹鸽子情谊之深,连海尔曼本人也深受感动。

    六、在欧洲买鸽子

    记者:你第一次去欧洲是哪一年?

    陈伯懿:是2001年,我与斯塔尔、海尔曼非常愉快地合作了五年,我也即将搬迁新公棚,我需要一些新的种鸽。而这些年,我所经营的外血鸽都是他们发来的。前几年,我从观察他们的鸽子中也学到了一些判别好鸽子的要点,如果前几年就出去,未必能挑到真正好的鸽子。现在我不怕了,有了一定的鉴鸽能力,挑的鸽子既不枉费鸽友的委托,也能做到不花冤枉钱。

    先去德国斯塔尔那儿,后是荷兰,看看慕利门、凡龙、詹森等这些鸽界老人。再不看,说不定哪天就见不着了。再看看他们的种鸽,见识和学习一下吧。

    在德国一下飞机,斯塔尔见到我后的第一句话是:马上会有好多鸽友要见你,但你千万记住,不能说你是来买鸽子的,否则的话,我们家的电话就要被打爆了。因为所有的人都要卖鸽子给你,你在欧洲永远有买不完的鸽子!记住:只能说是来看比赛的。可就在看比赛的时候,仍然免不了有人拿着照片、成绩单、介绍册,还有中间人来找我。我一个也不买,我知道斯塔尔会给我介绍该买鸽子的地方。对此,很多老外不理解,他们说,中国人不应该是你这样的人,像我们这样推销鸽子,肯定会大量的引进,你为什么不要我们的这些鸽子呢?

    记者:他们急着卖鸽子。小心上当受骗,买来“洋垃圾”!

    陈伯懿:出于礼貌起见,我只能说我仅买这次公棚比赛的获奖鸽。巴伐利亚公棚赛只拍卖前30名,我把前三名拍了下来;第四名(海尔曼的鸽子,血统是断胸骨后裔×桑杰士)让给了一个德国老人,还是看他跟我商量了半天,由衷地表露出非常喜欢海尔曼鸽子的份上。

    在德国,我买了公棚的比赛鸽,还有凡龙本人的,以及瓦格纳--德国拥有最好凡龙的鸽子。瓦格纳没有被人炒作,国内没有多少人知道,他非常喜欢凡龙的鸽子,所以全棚只养凡龙鸽。

    记者:到瓦格纳那儿去,是受郑州中天赛鸽养殖基地的委托,那批鸽子有15只。

    陈伯懿:对,那是给你们买的鸽子。在凡龙家里,他先给我拿了一些(25羽)鸽子,我不满意。我要求看他楼上的鸽棚,买那样的鸽子。凡龙说:“那样的鸽子可贵呀”!我回答:“贵没关系,只要我能接受得了就买,如果接受不了,我只能表示遗憾,但我希望,能让我自己挑”!

    最后我挑了10羽,价格高出他给我拿的鸽子的三倍。

    七、拜访鸽坛泰斗--路易士·詹森

    记者:说说到詹森家里的见闻吧,应该是由海尔曼带着去的吧。

    陈伯懿:是的。比弗丹与詹森家族是世交,海尔曼在辈分上论,算是世侄,可与詹森是莫逆至交,詹森兄弟是看着海尔曼长大的,感情非常的好,有了好鸽子就通知海尔曼。詹森棚里一只94年的红狐狸(731 的儿子配019的女儿作出的),出了一只非常好的绛雏,刚一下窝,查理就打电话让比弗丹赶快买走。这只小绛鸽的儿子,在99年的天津国际鸽展上,卖给了辽宁营口“盼盼鸽舍”。后来“盼盼鸽舍”给我送了一个“侨友红狐,盖世英豪”的大金匾。因为300公里冠军、500公里三次冠军,700公里辽宁省冠军和亚军,就是那只鸽子的孙代。

    据我以前所知,詹森他们这些老头,应该是倚老卖老,非常的傲慢。当然,人家是以自己的鸽子为骄傲,人家并没有要求你非要买他的鸽子,是很有个性和古怪的老头,尤其现在活着的路易士。我心里也很不安,老头会不会接见呀?因为我听说,老詹森不愿意把鸽子卖给亚洲人,怕你不懂,不会玩,毁坏他家族的名声。而我确实想买只鸽子,不要小鸽子(现在的小鸽子已经没有意义了),我要买一只种鸽,真正的种鸽,辈分高、质量好,老头正在做种的鸽子!但能不能拿到可不敢说。

    记者:这就主要该看比弗丹怎么给你说情了。

    陈伯懿:到阿连栋克镇时,海尔曼让我们先下车,说我把车多拐一个弯(他开的是美洲豹)。海尔曼解释说,他不能让老头看见这辆车,因为上次他已经挨了一顿骂了。每次海尔曼离开詹森家时,路易士都是要出来送他的(对别人是不可能这么做的),看到了这辆车,就骂了他一顿,教训海尔曼:“不应该忘乎所以,你有多少钱呀!”,他还真不知道比弗丹已经发财了。

    记者:这并不奇怪,数一数欧洲的这些名家,由鸽子起家的百万富翁还少哇!

    陈伯懿:虽然老头更有钱,但在他的传统观念里,仍然是贫穷和俭朴的作风,看不得奢侈的事情。

    八、感受比弗丹与詹森之间的亲情

    陈伯懿:把车藏好后,我要去大门前等着,比弗丹则用手一指,这儿有个小门,咱们来不用按门铃,也不需要预约。

    一进屋,路易士就从凳子上站起来,俩人互相拥抱,路易士个儿太矮,海尔曼只能哈下腰去和他拥抱,并“路易!路易!”亲切地叫着,路易士则“哦,比弗丹姆!比弗丹姆!”把我们全忘了,他们俩聊个不停。我借此机会,看到桌子上的小盒里有些血统书和一张旧照片,一只非常漂亮的灰詹森,我问:“这是什么鸽子?”“年轻麦克斯”路易士回答。当时我就立马想起一个念头,买就买这样的鸽子。

    眼看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我提醒海尔曼,别聊的时间太长了,该谈点正事了。

    海尔曼这才把我的情况简单地给路易士做了介绍,并说能不能卖给我朋友一对鸽子?路易士则说:“我真的没有了,一只小鸽子都没有!”这句话正中我下怀,我不想要小鸽子。看了几只(92、94、95年的)老种鸽,“能不能买一只老鸽子?”我请求到。路易士说:“我实在没有鸽子可卖,而且我的种鸽很有限,我要用它们做种呢。买鸽子的人太多,今年给我自己留的鸽子都没有留下来。”我说我再看你最后一只鸽子,路易士就把这只96年的“488”--“断胸骨”的亲侄子拿下来了。我一眼就看中了,我猜它是“019”, 路易士乐了,说:“呀,呀,‘麦克斯’!”我提出:“能不能把它卖给我?”“不能卖!这只鸽子非常优秀,根本就不能卖,这样的鸽子,我从来就没有卖出去过!”路易士当时这样回答。我只有求助于比弗丹,请他再跟路易士商量商量。

    在他们俩叽里呱啦磋商的期间,我的心情如同高考等待出榜般七上八下。五分钟后,我终于看到路易士笑着点了点头--在比弗丹的极力劝说下,路易士欣然作了让步,以6000美金卖给了我。海尔曼连价钱都给我说谈好了,他解释到,詹森的任何一只小鸽子都得3000美金,这只鸽子才要6000美金,已经很便宜了。我二话没说,马上点钱,生怕这位伟大而又古怪的老头反悔。

    记者:祝贺你,你可真的觅了一只宝贝!

    陈伯懿:得了这只鸽子,可以说是这趟欧洲之行最大的收获。这样的鸽子买回来,我根本就不愁它不出成绩来,因为它继承了詹森家族辉煌时期最优秀的血统,是查理活着的时候作出的最后一批鸽子。它的爷爷--年轻麦克斯之子,奶奶--华丽灰(6116665,断胸骨的母亲), 外祖父--红狐狸520, 外祖母--白羽号直女,都是詹森兄弟最辉煌时期的那几大配对。

    回国后,立刻就有人出一万美金收购,我不能卖,打算多作出些小鸽子,让不同的鸽友去使用。

    九、欧洲“鸽子交易”行情见闻

    记者:你不止一次去欧洲,再谈一些你在欧洲买鸽的事情吧。

    陈伯懿:我今年到欧洲一个名家棚里去买鸽子(重点比利时),他们总说:“我给你推荐的这只鸽子非常好,相信我吧,非常非常好!”我说:“你等一等,我得看一下后再商量这只鸽子。”

    中国人出去买鸽子,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好意思的心理,如果你不满意还不好意思拒绝,结果则会害人害己。

    这一看就发现了问题,“这只鸽子非常好,我相信你,另外一只卖多少钱?”我指着他棚里的一只鸽子说。“那一只鸽子不能卖!”他晃着脑袋立马就会拒绝。我跟他讲:“你那只鸽子不能卖,这只鸽子我更不能买!送给我,我也不要!”

    像这类事情,到了比利时绝对就能体现出来。比利时是世界赛鸽的发源地,他们的骨子里对黄皮肤的人就没有好印象,价钱报出来,比他拿到中国来卖的还要贵。所以我说:“这种鸽子你不要卖给我,我根本不会买这种鸽子,这样的鸽子拿到中国去,根本飞不赢的。”

    转了几家都这样,最后,我看中了一家的鸽子,是杨·龚都拉斯的传人,你上次来侨友让你看的那几只就是。

    记者:我得承认,那些鸽子的确很漂亮!

    陈伯懿:800欧元一只,我一口气买他14羽, 这一次又没有白来,他的鸽子飞的成绩如日中天,为什么却又便宜又好呢? 中国人不知道!我拿回来的这14羽鸽子,每只都可以很轻松地卖出去,但我一只都没有卖,所有看过的鸽友,没有人不爱不释手的,甚至有人出更高的价钱,我都没动心。人家问我,你做生意,可以赚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卖?我说我现在比你还喜欢鸽子。我今年将要用它们作出的鸽子去参加公棚赛,包括中国举办的世锦赛、排名大奖赛,我相信这样的鸽子会给我挣得荣誉,所以我不能卖。

    从这件事情上说,可以看出我是引进的什么样的鸽子。有些鸽友,对侨友的鸽子老有一种看法,包括我最好的市场--云南的鸽友也说:侨友的鸽子好是好,但也贵,比那些人来卖的鸽子要贵得多。

    我给他举了个例子。我们现在吃饭的地方是昆明著名的“昌苑”酒楼,估计这两桌饭菜下来得四千多;旁边也有一个海鲜店,在那儿吃可能一千元都用不了。可你在这里得到的是什么享受,什么样的装修、厨艺和服务水平,那里又会是什么样?卫生条件、海鲜来源都得打个问号。我愿意多花钱上好地方吃好饭,买鸽子也是一个道理,我卖给你贵,肯定进价也贵。我也可以卖给你一、二千元钱一只的“欧洲鸽子”,如果那样做,侨友公司就到不了今天。就我这些鸽子,今年公棚赛的成绩,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他们老认为,“同样”是欧洲鸽子,为什么价格差得那么多?他们没把这些鸽子放在一起比试,比一比就明白了。要知道,我卖的可是真正的种鸽啊!看看海尔曼鸽子的血统书,他的那个育种理论、方式是怎么回事就一清二楚了。海尔曼不赞成买奖鸽,赞成买种鸽,他本人就是这么做的。

    记得99年海尔曼来北京,喜安我们陪他在一起聊鸽子,海尔曼就说过,台湾、日本每年买走了那么多高位奖鸽,到头来他们还得到我们欧洲来买鸽子,如果他们把这么好的鸽子都买走了,反过来我们就应该向他们买鸽子了!为什么他们年年还得来买呀?原因之一这就是不懂育种,没把真正好的种鸽买走的结果。

    记者:这就属于引种的学问了。对想引进外籍鸽子的鸽友,你有什么忠告?

    陈伯懿:想去欧洲买鸽子的鸽友,请务必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被“内线”愚弄了--比利时有很多是指望这个吃饭的,他们的国家很大一部分也是指望鸽子的税收。如果是隔山买老牛,找不到可靠的朋友,通过那些中间商,而且是不懂鸽子的中间商,买进来的鸽子能够如何,后果可想而知。还有,合作的对方--“老外”是最关键的,他在当地的水平如何非常重要。如果他本身就什么都不是,你也就别指望能买到什么好鸽子。比如说到郑州买鸽子,托一般会员和托你帮忙,肯定到手的东西非常的不一样,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不是蓝头发、绿眼睛的老外手里掂的鸽子就都是好鸽子,很可能他们在当地,或是在俱乐部、国家什么都不是,但也想发鸽子财的梦,中国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人家当做神仙来恭,这就太可悲了,等出去以后,就全明白了。

    我的合作伙伴--比弗丹在第九赛区,除2001年改棚没参赛,1999年和2000年都是第九全赛区总冠军;2002年重新参赛,又拿了个总冠军。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所以他卖进来和由他推荐引进的鸽子,飞出多少好成绩呀!

    记者:我手里经常有鸽刊杂志,注意到你好像不怎么打广告?

    陈伯懿:这些年,我已经有了很多固定的市场、固定的鸽友了,互相之间很了解,并有了一定的影响力,用不着那么打广告了。鸽友愿意买我的鸽子,他们放心。也只有飞得好,才是最好的广告。有一年侨友公司的公棚收鸽数达到1800羽,外籍种鸽年周转数为几百羽,经营到这一步,我也非常珍惜这个市场,绝不会蒙人去卖假鸽子。那种能赚钱就行,唯利试图的短期行为,就我们这些投资几十万、上百万建场的企业是不会去做的。我们是做长期生意的,得考虑那样做的后果。

    十、关于海尔曼·比弗丹的一些话题

    记者:谈谈你的洋朋友比弗丹吧。

    陈伯懿:海尔曼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有着超级的育种知识,其最大的优点,是已经有那么多好的鸽子,还在不断地引进鸽子,有杨·灰布理茨、克鲁姆、凡龙、福洛·英格斯、(花了10000美金买了4羽)等。他认为要想立于不败之地,你就不能睡在去年的功劳簿上,他的詹森、慕利门质量之高已经绝对没有问题了,但他认为:再好的血统,不适时加入好的新鲜血液,就会走下坡路。

    记者:这就是高手的做法,他的新动向是什么?

    陈伯懿:经过慎重的考虑,2001年,他把荷兰一家飞得最好的长距离的一个老先生的鸽子给买断了。因为那位老先生的鸽子是夜里1点多打的鸽钟--具有奇特的夜翔能力。他要准备飞长距离赛事,不想总在中距离徘徊,要用这些鸽子去打巴塞罗那及欧洲这些超级长距离大赛。他今年已经育出鸽子了,估计2003年就可以参赛吧。海尔曼自己估计约需五年的时间,这套长距离血系的再培育工作就能完成。

    记者:比弗丹还与华尔·詹吉--荷兰“桑杰士”交换鸽子。

    陈伯懿:对!他的鸽子血统里掺有桑杰士,但可不是比利时的那个“桑杰士”,那种桑杰士飞距较短。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只最好的夏拉肯的“丝丝”之女。

    所有这些,证明他是一个不保守的人,不像现在某些欧洲人,认为自己的是最好,永远抱着自己的,一代代没落下去。可是真一提起来,总是当年那些成绩,那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这种现象国内也有,我认识一个外地人,一说就是:“我的湟源哪,他有什么好鸽子?我的湟源好哇”--湟源是哪一年呀?多少年过去了,你现在还是湟源呢。参加上海的500公里汽车大奖赛吗?知道“与时俱进”这四个字的含义吗?再说,你不能讲马拉松选手就一定比中短跑选手优秀,体育竞技界也没这么横着比的。

    现在,国内争论比较凶的,什么洋血、国血、西翁和杨绛的,说中国人买“洋鸟”就是没骨气。中国人有没有骨气跟鸽子不应该掺乎在一起,这是一种玩物,难道买你的鸽子就算有骨气?引进点新东西就是没骨气?中国的“西翁鸽”哪儿来的,还不是源自法国西翁吗!你玩美国海茨门西翁就有骨气了?王福元、李梅龄算不算有骨气?可以这么说,如果当时没有他们“没骨气”的引进那些“洋鸟”,很难说是否能造就李梅龄、王福元等前辈这么大的名气!

    依我之见,真想较真儿,就多花点时间把精力放到育种上。

    记者:这个话题没有意义,借用喜安的一句话:“如能站在巨人肩上,何必平地而起!”无数次实践证明,好鸽就飞那“一滴血”,我们还是切回到正题上吧。

    陈伯懿:我非常赞成比弗丹跟我说的:“不需要所有人都买咱们的鸽子,只需要市场上有咱们的鸽子就行--容我一杯羹,市场有我一点份额,我就满意了。”毕竟绝大多数人没有条件出国买鸽子,这项事情、这个市场总得有人去做。

    十一、“白羽号”和“超级英雄”

    记者:说说你的“白羽号”吧。

    陈伯懿:这是非常难得的一羽鸽子。那是98年与海尔曼第一次合作,要了他几羽很好的种鸽,再加上当年的5、60羽幼鸽, 另定他棚里詹森原环配詹森原环直接作出的幼鸽30羽。鸽子发来时,有只小鸽才长了一寸长的小尾巴,环号是NL-98-2588432,非常小的小雨点,带一根白条。我说这么小的鸽子你给我发过来? 海尔曼通过传真回答我:实在是凑不齐这么多鸽子,我实际是把只最好的鸽子给你了!于是我才开始另眼看待这只鸽子了。到第二年的秋天换完毛,这只鸽子可就发得鹤立鸡群、与众不同,给人一种另外的感觉了。这时我才翻出血统书来看,父亲是93年的鸽子,母亲是90年的鸽子,尤其是它的母亲“873 ”(父亲‘830’我还不太了解)是“白羽号”配“019”的女儿作出的一只优秀的种鸽,它曾经为世界的鸽友赢得了无数的荣誉,由此我就给它起名叫“白羽号”。台湾一著名的詹森收藏家曾来电话想收购,让我开价,我就是不卖,以致后来很多的鸽友、买家来买这只鸽子,最高曾出到15万,我撂下一句话:什么时候侨友公司倒闭了,这只鸽子就可以卖了。现在这只鸽子仍在我棚里,凡是见过这只鸽子的,可以说,应该给人留下永不泯灭的印象吧!

    98年我曾给云南高原公棚的杨建平(公棚老板)留了一对鸽子,是海尔曼的詹森,使他连续三年获得代表中国参加世界锦标赛的资格。

    记者:是宝贝就得留着,并且是越多越好。你好像要把海尔曼的超级英雄“054”引进来,这么着要鸽子,他是否舍得转让?

    陈伯懿:对呀!我准备把海尔曼一只世界著名的大名鸽“超级英雄054”引入中国,它就参赛了两年,获得过五次冠军,其中包括6315羽国家赛的冠军。它的同窝妹妹“053”已经在郑州刘喜安那儿。当年来中国时,我让“053”跟海尔曼的“天使之父”配过,出了四羽鸽子,卖掉一羽,纽杰、喜安和我各留一羽。我留的那羽雄鸽的子代,2002年参加天津精英秋季公棚赛,“053”的孙子在决赛中获10名,第二关比赛18名,获得综合冠军。鉴于“053”后裔的卓越表现, 我马上就跟海尔曼商谈:“超级英雄”应该来中国了!

    我每次去海尔曼的棚里,总会把他“挑”的直喊:“这是我留着准备参加比赛的鸽子,你不能都带走,得给我留点!”经过这几年的愉快合作,情谊到了,现在拿这羽鸽子,已经没问题了。

    记者:希望你能如愿以尝。目前欧洲赛鸽的新概念是什么?

    陈伯懿:杨·灰伯利茨和克鲁姆,欧洲一些鸽友已经开始在追逐这些鸽子了。 因为它们在比弗丹那儿发挥得淋漓尽致,非常的好。

    十二、今后的发展目标

    记者:大家知道你现在主要是做海尔曼鸽子的生意,以后有什么新的打算?

    陈伯懿:这次我出去选了一些鸽子,我都没有卖,留在“家”里,要跟海尔曼的好鸽子掺一掺,将来形成或培养出侨友的鸽子(品系)。

    记者:这是一个长远的打算。

    陈伯懿:对,向一个新的目标去发展,人总是要有所追求吧。现在我们要开发武汉的市场,而且今年还准备在这儿交些鸽子打比赛试一试。我第一次参赛是在云南高原,飞得是冠军,唐山还是冠军。威力刚成立的时候,我跟冯建军就开过玩笑,他当时设了三辆汽车。我说:“老冯,我参赛,那三辆汽车里有我一辆,你信不信?”当年我真的飞了个第三名。2002年在云南红河,还有辽宁葫芦岛鸣威公棚,我都跟他们的老板玩笑说:“我第一次来参赛,前20名里,应该有我的鸽子。不信,咱们年底见。”结果,云南红河飞了亚军,葫芦岛飞的是11名。这些成绩的取得,凭的还是我们这些货真价实的“洋鸟”。武汉的公棚,如果真是用心了,我相信,凭着我们的鉴鸽能力、种鸽实力和育种水平,应该会有好成绩的。

    记者:让比赛去说明一切吧。感谢你能配合采访!也希望你继续走诚信经商的路。切记“水能浮舟,也能覆舟”,“上帝”是糊弄不得的!

    编后语:

    在此之前,“名人专访”宣传的都是一门心思养鸽子的人,为一个鸽商叫好,这恐怕是头一次,肯定会引来一些非议,这很正常,当今的鸽界就是这样,没什么可奇怪和需要解释的。

    我所要说的是:工、农、兵、学、商,五类职业古来有之,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你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勤奋和努力了,并永远坚持靠诚信做事,都会有受人尊重的一天!世界本身就是多彩的,应该让世人欣赏所有的色彩。鸽界也一样,不管是协会还是鸽商,做得好,就应该可以鼓励,侨友公司被国家媒体作为典范做了报导和宣传,证明其确有令人信服的一面。当今国内专营信鸽药品、用具、公棚和种鸽等各种类型和业务的产业都已逾过上百家,相信搞得好的还是多数,差的、不尽人意的不过是少数。我们真心希望那些办得不怎么样的向这些好的典范学习,在解决自身生存的同时,也给广大鸽友带来真正的快乐和享受!

    附注:本文系2002年杂志刊登的,全文经陈伯懿阅过,所述如有不实,责任由北京侨友公司承担。


文章很值,赞赏一下
 
发布时间:2021/4/30 12:21:32 收藏该文章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专题 鸽坛荟萃-人物专访
相关文章 更多>> 
专访安阳杨虎:参加北方12省市区世锦赛感言
父子雄兵云天外 专访福州赛鸽名家郑则栋
专访宁夏名家:“汤姆”助力夺公棚决赛冠军
高起点引种打高端棚 专访成都超越者鸽苑
专访:年年进奖的本地强豪鸽舍
上海鸽友龚和平专访
成都市千公里联赛放榜 冠军鸽主专访
长剑在手 千山佳雁赛鸽公棚专访
各自努力 咱高处见 专访江苏竞翔老将“小上海”
引种起点高 追求少而精——专访中卫名家白学明
江苏金马青年教练陈闯专访
选送百羽征战中高端赛场 职业赛手黄敏宇专访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回页顶
信鸽园地
 最新焦点 >>更多
今日话题:为什么有那么多“挑战”?
·5月9日:河北金鼎春棚获奖鸽同步
·想培育品系 先保证成绩连续性
·北京市联翔550公里两万八千羽总
·安徽黄山杯700公里决战在即 鸽
·逆风天险难阻归心志——天津开创第
·英雄母亲两次500公里冠军 发挥
·准备送大开尔的“大长腿”
·上海市1.6万羽大赛四十名
·连续四年 飞进700公里多羽奖前
·赛鸽成功第一步:“勤快”
·鸽友家养了一棚的杨阿腾
·天津开创者二关:前十名风采展示
·杂记:苟且的期盼会给出尴尬的结果
·艰难赛事焦灼等待 终获多羽奖冠军
·众益阳光豪强狭路相逢 勇者“亮剑
 鸽业推荐产品 >>更多
 
念珠菌治疗剂 霉菌 真 ¥369/瓶
 展厅推荐铭鸽 >>更多

济南龙翔鸽业

唯尊鸽业

万福金安鸽苑王维

唐山开尔鸽业
 公棚推广信息 >>更多
·2021年石家庄同翔公棚第十三届
·金鼎春棚现场与网络同步拍卖直播公
·北京合利兴赛鸽公棚2021年秋季
·许昌铭泰公棚2022年第六届春季
·陕西扶眉2021年幼鸽入棚清单
·上海蓝色海湾幼鸽近期生活(视频呈
·上海蓝色海湾幼鸽近期生活(视频呈
·每天,呼市→土左→土右→周边沿线
 即将结拍铭鸽 >>更多
·天体16-01500 100,000
·11项冠军配中荣公棚 2,000
·台湾原环 0
·克里克吉诺菲利普直孙 1,200
·特别推荐 白雪公主 600
·阿曼多近亲直孙×仟翼 900
·北京惠翔公棚冠军兄弟 3,000
·国家赛700公里9名 800
 推荐鸽问>>更多
·小鸽子问题
·单眼伤风单眼或双眼有清亮水,有打
·小鸽子还不会飞眼睛受伤应该怎么治
·第一次交鸽子就碰这事
·刚从朋友那里抓来的鸽子
·鸽子这样还能好吗
·幼鸽尾指腺出油,对以后比赛有没有
·鸽舍怎么消毒
 博文推荐 >>更多
·赛鸽成功第一步
·今日立夏|不觉春已逝 转眼夏伊始
·春赛“神鸟再现”——纪周帅老师的
·800公里亚军因足环号有误取消成
·公棚别让鸽友寒心
·800公里实现当日归伯马【图】
·散养比关棚效果好
·上海经典大赛40名风彩

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付款方式加盟中心意见建议网站导航APP下载

Copyright © 2000-2021 ChinaXin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深圳 电话:0755-28156678、28156809 传真:0755-28156678
我要投稿 建议反馈及投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ICP证编号:粤B2-20040374
粤公网安备 44030902002110号